欢迎访问浙江省硅酸盐学会

服务热线:0571-82688368 / 您好! 请登录立即注册 购物车

官瓷大美—传说篇

2020-11-25  1014

何浩庄


       崇宁元年中秋佳节,天气晴朗,湛蓝的天空像被水洗过,洁净明亮。今天徽宗皇帝的心情和天气一样,出奇的好。早上将作少监肖服敬献汝州荷花瓶一对,这对荷花瓶荷叶状的瓶口把整个器形点缀得美丽高雅,天青色的釉汁温润如玉……真是一对不可多得的瓷坛瑰宝,令徽宗兴奋不已。此时,他刚刚在大庆殿前查看过今晚他与皇室宗亲、大臣、阁老共同赏月现场的陈设布置,经过百余名太监三天忙碌,此处布置得豪华富丽,舒服怡人,他十分满意。回到书房,摆放在几案上的荷花瓶又一次跳进他的眼帘,余兴未尽,他再次捧起荷花瓶走到窗前醉心赏玩。明媚的瓶体映出精美多变的窗棂,平整的釉面似被分割成形状不一、大小不等的碎片,煞是好看。他突然发奇想:如若汝瓷釉面真的开裂出现窗棂似的纹片,节奏、韵律顿生,岂不更美!于是徽宗回到书案前,展开宣纸,挥笔画了一幅“宝瓶图”,在图旁边御批:“照图速制”四字,命肖服即赴汝州监造。

      将作少监肖服深知其难,为确保成功,下令汝州,宝丰两地十家最好的窑场同时烧制。但转眼已到年关,新瓷仍未烧出。徽宗大怒,十家窑场主被斩,窑场也被夷为平地!

      冬去春来,已是大观元年了,徽宗仍念念不忘带有纹片的神奇之瓷。鉴于汝州烧造不力,于是徽宗诏天下名师巨匠于京师,建御窑烧造新瓷。斗转星移,时已入夏,新瓷未成,徽宗又怒杀了不少名师巨匠。但愁眉难展,佳肴难进。

       徽宗有一从来未被宠幸过的嫔妃,得知是皇上为烧不出纹片瓷茶饭不思,忧愁成疾。想起小时听人说柴世宗时,烧窑不成,有女扑入窑火之中,美瓷即成的传说。即暗访开窑之日,届时她飞身入火,投入窑中。奇迹果然出现,此窑釉质华润如脂,釉面纹片纵横,不同凡响,确系神品。只可惜那嫔妃飞身入窑时冲撞倒了摆放瓷器的匣钵,瓷器全被砸烂,没有一件完整器物。徽宗令窑工将碎片全部捡齐送睿思殿,看物思人,徽宗更加坚定了造纹片瓷的决心。

       求瓷心切的徽宗万般无奈之下,在全国遍张皇榜,许诺烧成新瓷者,封为窑神:

       一天,宫外来了一个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的老者,穿着布衣,手持拂尘,自称姓何名中天,能烧新瓷,徽宗即传何中天觐见。老者说:“八月初十请万岁祭天,中秋佳节必出新瓷。”徽宗大喜,令何中天率百工日夜赶造新瓷。

       八月初九,徽宗亲临御窑场查看制瓷情况:只见一排排造型各异的胚胎已浸上厚厚的釉层摆放在作坊中,一待水气消失即可入窑。尤让他高兴得是他亲自绘制的仿青铜器,玉器器型的尊、琮、簋、炉、觚、洗、臂搁等十余种器皿一个不缺有规有矩地静等入窑。徽宗予感新瓷即将出世。心情好转,招来名妓李师师唱曲陪酒,欢喜不尽。并许诺开窑后以一件尤如师师身段一样美丽的梅瓶相送。以后徽宗兑现许诺,师师得一梅瓶如获至宝,倍加珍爱,故后人称梅瓶,也叫师师瓶,这是后话。

       八月初十,徽宗下旨:京师禅寺廟宇连续三日昼夜颂经,百姓家家焚香,自己也洗浴更衣,登坛祭天,徽宗点燃一柱龙涎香,默默祈祷------,一时间汴京城烟雾缭绕,香气扑鼻,犹如人间仙境。

       八月十一日,徽宗二次祭天,何中天完成例行窑祭仪式后,请徽宗亲自点燃窑火。

       八月十二日,徽宗第三次登坛祭天。时至傍晚,天色渐暗,突然间南边天际霞光万道,只见一条金光闪闪的赤龙,摇头摇尾飞临窑场,大口一张,一团光焰无际的七色神火喷射而出,御窑四周顿时红焰烛天,整个御窑淹没在火海之中。恰在此时,一条青龙如箭而至,转身不及被烈焰灼伤,碧玉般的鳞片纷纷飘落,痛得它长吟一声,伴随着长吟一股清泉洒向全身,落入烈焰,水火相交,风雷大作,腾腾气浪笼罩了御窑场。御窑在气浪之中不停的颤动。轰隆隆,一声炸雷,把惊魂未定的京师百万人的视线引向天空,只见何中天手舞拂尘,面带微笑乘坐赤龙向南缓缓飞去、消失在云间。云端传来何天中“八月十五圆月升空即可开窑”的嘱咐。再说青龙回归东海龙宫,路经开封繁塔寺时,觉得尾部疼痛难忍,轻轻一摆,不小心却把九层繁塔上六层卷入东海,今日繁塔仅剩三层原由如此。

       中秋圆月徐徐升空,徽宗兴致勃勃地驾临御窑场,观看出窑,窑门打开了,人们也惊呆了!只见满窑精光,珠光宝气扑人眉宇。更令人惊奇的是满窑青瓷个个冰肌玉肤,件件遍体纹片,纹理纵横,宛如窗棂,其美妙之处尤如一池春水,击之一石霎那间,水波粼粼,涟漪道道,诗情画意,神韵天成;有窑工说:“那纹片是七色神火所至,神之功,非凡人所能及”。更多的窑工说:“那是片片龙鳞装点了新瓷才这般美丽!”不管怎么说,这美如碧玉的新瓷赢得了徽宗皇帝的晴睐,为皇家独佔,后世称其为“官瓷”。

       徽宗看到这造型古朴、釉汁如玉、纹片飘逸的新瓷龙颜大悦,又亲眼目睹何中天乘龙而去,方知确有神助,再次登坛谢天,并命人在汴河南岸繁华处建阁,展示天下名瓷,供人观赏,以何中天之名亲提“中天阁”朱漆大匾。特赐御窑全体工匠姓何氏;并在城东火神庙侧建“窑神庙”供奉窑神何中天。庙中香火常年不断。


注:2004年作者赴台作文化交流,在台北市鸿禧美术馆看到两片宋官窑烧瓷用的垫饼上赫然刻有“何”字。